“老师,呶——”

  当我捧着讲义夹出现在教室门口时,坐在教室前面几排的男生女生指着教室门,轻轻地用手指、眼神暗示着我。我会心地笑了笑,又是这个调皮捣蛋的淘气包!想吓唬老师?没门!我悄悄走向教室门,轻轻拉开,不用我开口,教室门后面的小男孩立刻笑起来,他没吓着我,反被我逮住了。

  这样的小游戏画面在我和这个小淘气包之间上演过多次了,他似乎乐此不疲,我感觉他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愉快的心情。到后来,我只要轻轻靠近教室门,他就“嗖”地从后面溜出来,窜到座位上等我上课,那表情是明朗而快乐的。

  这是一个让父母,老师和同学都头疼的孩子。他的父母说他有多动症,一刻也闲不住,怎么也管不住,以致于带他去朋友家玩的时候,摔掉了两个门牙。他的三任班主任都对他的好动、捣蛋深感头疼,做他的思想工作难度很大,因为他不仅爱捣乱,还很善于狡辩,老师若是没抓准他的问题批评了他,他就会大喊大叫,叫嚷时还紧握着两个小拳头,似乎想跟老师动粗。我亲眼看到过他两次出现这种表情和动作,一次是对年轻的女班主任,一次是面对强壮的男班主任。而其实,他自己就是一个矮小的小男孩,从我任教他以来一直就坐在第一位,从没变过。不过脑袋长得特别大,嘴巴也特别大,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。平时他爱跟同学闹,玩得很疯,经常楼上楼下、东一头西一头地乱窜。但是玩得不好就会打起来。他有一个不良的习惯,喜欢用脚去招呼人,下课有事没事踢人家椅子一脚、桌子一脚,或者还踢到女生的身上,所以嘛,就是一个人见人头疼的淘气包。

  而我作为他的语文老师,从二年级任教他的班级以来,已经四年了,我却越来越喜欢这个淘气包,当然我和他之间有过非常激烈的冲突,唯一的一次。

  那天我照常在给五(8)班的孩子们上课。讲课当中,我发现余毅(就是那个淘气包)总是背靠着墙侧坐着,几次暗示他坐端正,他总是不情愿地挪挪屁股,稍微坐正一点,过后又侧坐着。课中我让同桌合作学习,互相讲述课文大意,同桌的小女生珂然主动转过去对他讲述,他却侧着身子不听也不讲,一副不合作的样子。

  我在课上不动声色,待到下课了,我收起讲义夹走到他座位边问:“余毅,你今天上课为什么不好好坐着?”他干脆地回答:“我不想和珂然同桌!”“为什么?”我很诧异。要知道珂然可是班里数一数二的优秀女生,品质好,学习好,为人好,能有这样的同桌,余毅算是三生有幸。他以前有过三位同桌,女生燕子和他同桌,两人斗嘴斗得厉害,还经常动手较量,然后燕子就会向老师告状;班主任不胜其烦,帮余毅换了个同桌,仍旧是女生,这个女生脾气好,爱笑,可是即便是这样,两人也处得不好,因为余毅老喜欢踢她的桌子和椅子,机缘巧合班里位置大调整,女生离开余毅这个同桌的那一刻,笑得无比灿烂;第三个居然是余毅平时经常一起聊天一起玩的哥们,两人同桌当然兴奋不已,但是很快就再次调开了,因为两个人在课堂上也忍不住要讲话;第四位就是现在的珂然了,这个同桌是公认的优秀学生,俩人同桌的确平安了许多,珂然虽然个子小,脾气好,骨子里却透着一份坚定从容,让余毅这个浑小子也收敛了一些野性。我以为余毅终于有了一个让他安定下来的好同桌,心里暗暗为他开心。谁知道,也没过太久,他又开始犯浑。

  “我不想和她同桌。”他再次说,我觉得没法由着他的性子胡来,该澳门正规网上真人博彩澳门正规网上真人博彩他了。

  “你说说,为什么不愿意和珂然同桌?”我继续问同样的问题。

  “我……”他一时语塞。确实是没理由嘛!

  我故意问他的同桌珂然:“你们闹矛盾了?”

  “没有呀!”珂然一脸茫然。我知道她是不会撒谎的,问题不在她身上,而是余毅自身的原因。我猜他自由惯了,过于率性,遇到这么一个优秀的同桌,让他自敛的同时也让他难受了,可能因此不愿与珂然同桌了。可是,像他这样的淘气包男孩,有谁真心愿意与他同桌呢?

  于是我语气变严肃了:“没有任何原因,你凭什么说不愿和人同桌?你有什么资格?遇上珂然这么优秀的同桌,而且不嫌弃你,乐意与你坐同桌,是你最幸运的事!你问问全班同学,有谁愿意做你同桌?你骚扰同学多少回了,大家让你多少次了?你该有自知之明!别不知好歹!”

  平时我一向亲切,待他很宽容,今天一番话说得重了,余毅低下头,眼泪也哗地流下来了。但他还是犟着,“反正我不想和她同桌!”

  “不想跟她同桌,你想跟谁同桌?有谁愿意和你同桌?!”我的语气更严厉了。

  “我不想跟谁同桌!我一个人坐!”他今天跟我杠上了。

  “想一个人坐?我成全你!”我把讲义夹放下,把他的桌子哗地拉到第一组的最前面(他本来就坐在第一位),然后把他后面第二位同学的桌子拉上来做珂然的同桌,后面这一小组的同学一个个顺势把桌子往前移一位,所有第一组的同学都换了新同桌,原来班主任按男女搭配的同桌,现在都变成了同性同桌了,一个个喜笑颜开。我宣布了纪律:“如果哪两个同学做同桌不合适或者影响课堂纪律,老师将会进行调整。”新同桌的同学们都微笑着表示同意。这一下,余毅成了孤家寡人了。

  我觉得不能就这样结束,这样的刺激对他不够大。我还得来点狠的——

  “既然余毅同学跟谁都不愿好好相处,跟谁都不肯合作,那么,今天我们所有同学就别跟他说话,别跟他玩,别跟他合作做任何事。让他真正地孤家寡人一天!你们同意吗?谁要是做不到,就是我们大家的背叛者。你们同意吗?

  “同意!”大家异口同声。

  这一天,我暗中注意着余毅,他果然老实了许多,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写作业,一个人读书。同学们三三两两说说笑笑地从他的位置边走过,没人去搭理他。他没有了往日的狂野和好动,不大喊大叫也不奔跑不踢人了。事实上,没人理他,他就失去了撒野的对象。整整一天,他没有吵闹。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内疚,看到了平日里没有的认真和专注。我不知道他内心是怎么想的,恨我骂我?敬我服我?我从他的表现上看出来,我和他之间唯一的这一次暴风骤雨,以他的平静接受结束。

  孩子,你是意识到自己的顽劣了吗?你怨恨老师对你的指责和批评了吗?你有没有怪罪老师借师之权威来孤立你一整天?这一天的感受一定不好吧?这一天你反省自己了吗?你知道老师貌似严厉的惩罚背后是希望你能友善待人、与人合作吗?老师真心是想改一改你不受人待见的所作所为啊。

  孩子,别怪老师,长大以后你肯定会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