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
  
  相比“陈老师”,“陈志杰”,我更愿意叫他“老陈”。
  
  充满离别与期盼,随行李箱的轮子“咕噜噜”而来的九月,我与他第一次相遇。只见他,上穿浅灰色衬衫,下着卡其色中裤,斜挎黑色皮包,脚蹬深棕色凉鞋,啤酒肚圆滚滚挺着,乐呵呵的看着我拖着半人高的行李箱前来报到。
  
  起初,我以为他是保卫科大叔,但当他耐心给我们讲解新生各项事宜,我才明白他的身份。望着他忙碌的身影,我心里想:“这么大年纪,干嘛还要受当班主任这份罪呢?”
  
  报到当天的班会,他的自我介绍让我们吃惊:“同学们,我姓陈,耳东陈。今年三十六岁。”
  
  三十?我没有听错吧?
  
  岁月可真是神奇的雕刻刀!他多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皱纹,却少了这个年纪该拥有的头发。
  
  二
  
  一个月下来,我就很喜欢老陈了,因为他说我“特别活泼”。
  
  其实,老陈呀,在你之前,我的初高中两位班主任也说我“活泼”,只是他们给这两个字加上了双引号。我是一个自来熟的“话痨”,加上只喜欢感兴趣的学科,总是把班主任的话当拂耳清风,于是理所当然被题上“捣蛋鬼”的“金榜”。尤其是在初三,在高三,班主任对我的管教,是在照顾好“优等生”的闲暇之余瞄上一眼,对我基本实行“放养”。
  
  说起来也不怪他们,毕竟我偏科严重,又不愿弥补短板,总是咋咋呼呼,唧唧歪歪,我妈说“狗见狗躲,人见人嫌”呐!对班主任我还是心存感激,至少,他们还时常有“惊鸿一瞥”,没有真正放弃我。可是,老师啊!每一个青春期的孩子,骨子里多么希望被“信任”啊!
  
  而老陈却是那么特殊,简直是上天给我这个爱说爱笑的“傻妞”一个巨大的惊喜!
  
  当我带领班级朗诵《再别康桥》获得了成功,晚自修他就笑眯眯的找到我。“你是很喜欢朗诵吗?”
  
  “是啊!可是,我成绩不行。”我略带心虚。
  
  “特长也是成绩!是更突出的成绩!”你笑着拍拍我的肩膀。
  
  天哪!本来,我都已经快要放弃朗诵了!顿时,我有一种如蒙大赦的激动,眼泪差点流出来!
  
  之后,他在QQ上给我发了一张报名表,是全校性的朗诵比赛,说一定要去试试。我不能让他失望……
  
  于是,我入围全校决赛,又拿下全校第一;
  
  于是,我被选入全省大学生初赛,又杀入总决赛……
  
  今年的10月21号,我获得 “浙江省第六届大学生中华经典诵读竞赛”二等奖!
  
  老陈,你的鼓励,照亮了我十九岁的天空!你是第一个真正给了我自信的恩师啊!!
  
  三
  
  校园的暑假炎热而漫长,寂寞中的知了声更像催眠曲。
  
  “哎,听说你们都在学校啊,那快出来打球!不来扣5分学分。”老陈突如其来的电话让我们惊喜!寝室里的同学一个个鲤鱼打挺般从床上坐起,三下五除二换好衣服,拿着羽毛球拍,飞奔到小球馆。
  
  “哟,都来啦?来来来,每个人加3分。”看老陈露出“奸笑”,我们才知道,他并没有权利加减学分。
  
  这个“坏蛋”老陈!
  
  羽毛球划出一道道美妙的弧线,不得不说,老陈实力不容小觑,以一敌六,我们还是败阵下来。
  
  “哈哈,体力不行,要加强锻炼啊!休息一下吧。”
  
  喝着矿泉水,他又说道:“你们明天是不是也休息啊?要不来我家吃饺子?”听说能去蹭吃的,我们六人立马提起了兴趣:“成交!”
  
  这一晚的梦,似乎都是带着饺子香。
  
  “孩子们,西瓜切好了,在桌子上等你们;龙虾也卤好了,在锅里等你们。你们过马路时小心点,注意安全!”老陈不放心,千叮咛,万嘱咐,发语音来了。
  
  老陈的家,弥漫着猪肉芹菜的香味,让人想起家的味道。
  
  他身穿白围裙,头戴白帽子,挺着圆鼓鼓的肚子,像个滑稽的大厨,熟练地活面,剁馅,擀皮,包饺子。
  
  我们怎么闲得住?一个个洗干净手,围着他,你一张我一张抢着饺子皮,雪白细腻的面粉在空气中飞扬,时常落在老陈身上。他笑眯眯地干着活,任由我们闹,等我们闹够了,再默默地收拾残局。
  
  冒着热气的饺子端上桌,香喷喷的,只是形状有圆有方,有长有短,就是没有饺子应有的模样。老陈还端出湖南辣椒酱,让我们品尝。
  
  老陈是湖南人,很能吃辣。到了我们这里,师母孩子都不吃辣,他只能暗地里藏着,偷偷摸摸吃。哈!这罐宝贝的辣椒酱倒是和我爸的私房钱有一拼。
  
  吃得正开心,老陈手机响了。是师母来查岗了!
  
  我们赶忙放下碗筷,带着老陈的宝贝辣椒酱躲进厨房,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大气。
  
  “你们出来吧,师母说你们能来她很开心!”老陈笑呵呵道。
  
  我们这才出来,对着手机和师母打招呼,并向师母告发了老陈偷藏辣椒酱的行为。这算不算是对师母坦白从宽般的示好呢?
  
  七个人叽叽喳喳的过了一天,傍晚时分,我们带着吃剩下的小龙虾与形状各异的饺子,与老陈道别。老陈笑着送我们到楼下,他还围着白围裙,围裙上面是女儿给他画的小花。
  
  “路上小心,到校了,微信上说一声。以后想来了就来,当自己家。”
  
  我们跟他挥手作别。
  
  夕阳下的老陈,笑容是那么温暖。
  
  四
  
  时间滴答滴答,在书页翻动中过去。一年了,全班的各项指标都很好,我们师生情谊更深了。
  
  现在我和老陈,亦师亦友,亦兄亦弟,这是我以前从不敢想的一件事。
  
  老陈,你从没有强迫我“学习”,而是以行动告诉我“何谓学习”,以及“如何学习”,我也终于遇见了一个“越来越爱学习”的自己。你改变的不只是我的大学生涯,更是对自身潜力的认知,对未来的期盼。
  
  我对同学们说,老陈总是慈祥地看着我们,好像一个农夫,在欣赏自家责任田里这片青葱的秧苗,还含着微笑,以特有的耐心,等待这片庄稼在风雨烈日中慢慢转黄,直到泛起一层又一层金灿灿的飘香的稻浪……
  
  同学们都哗哗地鼓掌……
  
  谢谢你,老陈!我爱你!我们都爱你!!
  
  你是全世界最好的“老陈”!!